宠物鼠
当前位置:宠物鼠 > 宠物美容 > 文章内容
晚上有空就会来讲故事,各种诡异传说!不吓人哦!!!
发布日期: 宠物鼠    点击率:121
   宠物美容

晚上有空就会来讲故事,各种诡异传说!不吓人哦!!!

  蚂蝗  不知是什么年代了,只知道是封建时期。 某地有一县官,贪财好色,欺压百姓,胡作非为。

不过虽然县官好色,却因家中有一母老虎而不敢取二房,不敢明着去拈花惹草,只敢偶尔偷腥。

而父亲的恶习统统传给了儿子,又因家中独子,母亲尤其逆爱。   仗着家势,儿子没少做坏事。

尤其是附近的女子,但凡相貌出众者皆受其害。 凡被其相中者他都会想方设法据为己有,受害者皆被他娶之为妾。 虽从此锦衣玉食,生活优质,却索然无趣,个个郁郁寡欢。

  一日,这公子又带着随从上山游玩,下山途中他有发现了一名村姑正在河里洗衣服。 公子见女子长得标致,色心又起。 此时其中一个随从认得这女子,在公子耳边说道“这是山上赵猎户家的妻子,少爷可要。 。 。 ”没等随从说完,他摆摆手走了过去。 女子被抱了个猝不及防,本能的挣脱开后,举起手中的棒槌打在了公子的头上。 这一锤不轻,公子被打得七荤八素。   公子缓了缓劲淫笑着朝已经被随从控制了的女子走去,嘴里挑衅的说道“小娘子还挺有劲!打的小爷我好疼啊!”  走到女子面前,抬手就是一记重耳光落在女子左脸颊上“小爷要的女人,还从未有得不到的!来让小爷高兴高兴!”  随从们大声的陪笑着,女子眼中的泪水已经夺眶而出。

其中两随从已经在一个宽敞的地方铺好了毯子,正等着他们将女子架过去。

  公子安奈不住,已经在女子身上乱摸起来。

女子在被按倒前的一瞬间突然奋力反抗,挣脱了已经放松下来的随从们的控制,逃出了人群的包围。

  公子见煮熟的鸭子要飞了,追的比谁都快。 女子很快被追上,两人再次拉扯在一起。

女子奋力反抗,公子不依不饶。 女子在这个过程中突然被公子推倒,身体倒地发出一声闷响。 公子一时愣住了,只见女子头部下的石头上开始流血。

血流的越来越多,瞬间染红了石头流入了河中。

  公子见此情形惊慌失措,此时随从已经赶到。

有脑子保持清醒的立即搀着公子,要公子离开。 这时大家才反应过来,这是出了人命了。 几人扶着公子,匆匆忙忙朝路上跑去。

忽然一记破空之声擦过耳边,只见公子右边的贴身随从背中一箭,倒在地上动弹不得。 公子大惊失色,欲加快脚步。

接着又是一箭,这箭不偏不倚正中公子左腿。   见公子受伤,几个随从架起公子逃到了大路上。 刚才劝说公子的随从说道“赵猎户!他看见我们了!”  公子怒骂道“闭嘴!。

。

。

”接着是一声杀猪般的惨叫。

  在随从的拼死保护下,公子还是逃回了府邸。 夫人见儿子受伤,就责备下人保护不周。 当问及缘由时,下人更是支支吾吾不敢言讳。   此时不知是哪位下人往少爷手里塞了件物件,此物温软细腻,质感极佳。 公子趁母亲训斥下人,打开手心查看。

发现竟是一件极其精致的玉佛挂坠,通体碧绿,似有微光笼罩全坠一般。

  公子灵机一动说道“不怪他们!怪孩儿莽撞!今日路过某桥边,见一女子胸前挂得如此美玉(说着,将手掌摊开,献上玉坠),不经想起母亲大人爱玉,并欲问其索买。

只是那女子不识抬举,我还未曾开口,就被他打了一耳光。 孩儿与之评理,不想女子又对孩儿拳脚相向。

孩儿与之推搡,不慎将其推到桥下。

也该她命绝,她的头撞在了石头上,一命呜呼了!”  夫人看着手中美玉,已经有些心不在焉了。 听儿子还没说完问道“那你腿上的伤怎么回事?”  身后的随从抢先说道“女子跌下桥时正巧被她相公看到!她相公是个猎户。

。

。

所以。

。 。 !”  夫人大怒“岂有此理!光天化日既然敢持凶伤人!”说完又意识到,是自己的儿子不对在先。

问随从“你们可认定那猎户?”  见有人作答,并对那人说“你携银20两,去登门赔罪,叫他别在追究此事!”  事情就这样风平浪静的过去了。

从那时起,夫人就一直带着那个玉坠。 还到处炫耀,说没人能有比她这漂亮的玉坠了。

  冬去春来,又是一年。 到了这年中夏,府里还是传起谣言,说夫人开始偷男人了,而且每次幽会都是在厨房里。

谣言越传越真,县官也听到了有些风声。   这天县官早早的回到家中,将所有家丁丫鬟都支到客厅打扫卫生。

自己独自一人偷偷来到厨房,他站在厨房门口通过门缝往里看。 里面只有夫人一人,正拿着毛巾泡水擦洗着脖子。

县官推开房门冲到夫人面前,指着夫人的鼻子就骂“好你个荡妇,不让我碰别的女人,自己倒背着我偷起男人来了哦!”  夫人显然是听到过一下风言风语,也做好了与丈夫解释的准备“你别听他们瞎说,我最近一到下午脖子就痒得难受,用热水洗洗感觉好些!所以每天这个时候我就独自在这里擦洗!”  县官那里会信他,怒道“你骗谁呢?你这是要洗干净幽会吧!”  夫人本来就是个暴脾气,见县官不听解释就一把将毛巾甩在了县官的脸上“老娘要是敢做就敢当,没做就是没做。

”  县官也来了脾气,冲上去就好夫人扭打在了一起。

两人相互拉扯互不退让,下手也越来越重。

终于,县官拉着夫人的头发向灶台撞去。

撞了两下之后,忽然感觉手头一轻,像是夫人突然失去了重量似得。

可是当他抬起手臂时,却发现自己竟提着夫人的头颅,身体已经倒在地上。 他看到夫人身体脖子的断口上,密密麻麻的小东西在慢慢蠕动,它们通体鲜红,大小不一。

  脖子的断口上竟然没有一滴血流出来,取而代之的是那些不听蠕动的虫子,掉了一地。

县官突然醒悟,自己的手上还提着夫人的脑袋。

在将头颅抛出后,县官发现自己的手上也爬满了那些小虫。

现在县官看明白了,那些不是虫子,是蚂蝗(水蛭)。

有几只已经有大半个身子没入了自己的手臂,他用了去抓,去只抓到了那尚未进入的一段,其余的已经彻底的消失在自己的手臂上,再也看不到了。

  后来县官死了,他儿子也死了。 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那个劝公子不要碰那女人的家丁,带走了那块血红的玉坠,还给了赵猎户夫妇!。

上一篇:搜影大师:签MOU拓智能业务,现价收集中国智能 下一篇:中华医学会 党风廉政 中华医学会举行全体员工廉政警示教育大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