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物鼠
当前位置:宠物鼠 > 宠物美容 > 文章内容
科陆电子“高存高贷”特征明显 借资产减值之名行利润调节之实
发布日期: 宠物鼠    点击率:110
   宠物美容

科陆电子“高存高贷”特征明显  借资产减值之名行利润调节之实

科陆电子“高存高贷”特征明显借资产减值之名行利润调节之实主要从事智能电网、新能源及综合能源服务的上市公司科陆电子在披露了2018年年报后不久,便于5月15日收到了深交所中小板管理部的年报问询函,对其审计报告涉及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下滑、资产负债率等16个问题提出问询,要求科陆电子做出书面说明,并在5月22日前报送和对外披露有关说明材料。 然而时至5月24日,科陆电子并未能回复问询,相反提出了申请延期至5月31日。

至6月3日,公司再次发布公告称,于5月31日再次申请延期回复交易所的年报问询。

一再申请延期回复问询,意味着问询问题涉及内容复杂,公司短期内很难就问题理清相关问题。 就科陆电子2018年年报、问询函等公开资料进行分析,《红周刊》记者发现,科陆电子各项合计高达亿元的资产减值准备在2018年集中计提,存在业绩“洗澡”之嫌,而在高负债率下,数亿元资金被占作他用的背后不排有“爆雷”的可能。

业绩有“大洗澡”之嫌科陆电子2018年年报显示,在亿元营业收入同比减少%的同时,净利润由上一年的盈利亿元直接变为亏损亿元,同比减少4倍左右!分析发现,这种净利润“不顾”营业收入表现而出现断崖式下降的情况并非主要由营业成本造成,2018年科陆电子的“资产减值损失”高达亿元才是主要原因,该项目在上一年时的金额仅为亿元。

也就是说,2018年科陆电子计提了超过6亿元的减值损失,呈现了数倍的增长。 是什么原因导致科陆电子出现大额资产减值损失的呢?就科陆电子2018年年报披露的信息来看,公司很可能在这一年“洗了一个痛快澡”。

首先,固定资产本年度计提了万元的减值准备,而在建工程本年末也比上一年年末多出万元的减值准备,仅这两项合计就已经超过了亿元。

再加上其他项目,2018年度科陆电子各项长期资产减值准备计提金额合计近亿元。

不仅如此,科陆电子在2018年还对商誉计提了亿元的减值准备,其中对百年金海、深圳芯珑电子技术有限公司(“深圳芯珑”)分别计提商誉减值亿元、亿元。

综合上述减值准备的计提情况,科陆电子在非流动资产方面就“缩水”了亿元,占2018年度资产减值损失的一半。

那么,另一半减值损失又来自哪里呢?2018年年末,科陆电子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账面价值达到了亿元,同期还有坏账准备金额亿元,两项合计达到亿元,跟上一年年末相同项目金额亿元相比较,虽然明显减少,但相对于2018年营业收入亿元而言,其比率已高达%,这意味着,科陆电子有大量的收入“沉淀”在应收款项之中,并没有形成实实在在的现金流入,仅体现为账面富贵。

对自己“更狠”的是,科陆电子2018年对应收款项计提了亿元的坏账准备,同比增长%,这与应收款项明显减少的情况正好相反。 与此同时,2018年年末其他应收款账面余额亿元,就此也计提了坏账准备亿元。 由此可见,仅应收款项、其他应收款计提的坏账准备就使得流动资产“缩水”了亿元。

另外,流动资产之中还包括了存货亿元,对此,科陆电子也计提了万元的存货跌价准备,同比增加了%。 让人疑惑的是,在公司营收和成本没有出现大幅变化下,理论上只需要进行正常额度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可科陆电子却出现了超出正常范围的大额计提,如此做法是否合规存在一定商榷之处,其最终目的不排除为来年业绩大幅增长打下低基数基础。 与此同时,让人奇怪的是,在科陆电子的2018年库存这一块内容表述上,公司的2018年年末产品库存量还同比增长了%。 对此,年报中的解释虽然是“系报告期末未达到收入确认条件从而导致发出商品增加。

”但如此的解释还是太过于简单了,由此也引发了交易所的质疑,提出“(1)请详细说明你公司产品库存量大幅增长的原因及合理性;(2)请以列表形式对你公司最近三年收入确认政策进行对比分析,并结合实际情况有针对性地披露不同业务收入确认会计政策和具体的收入确认时点,如与同行业其他上市公司存在显著差别的,请披露具体原因;(3)请你公司核查并说明是否存在跨期确认收入的情况。 ”对于年末产品库存量同比大幅增长情况,其结果是不能排除有故意推迟确认收入的,因为将2018年度收入转移到下一年是可以提升来年业绩的,而这种做法也是很多企业在企业经营中进行跨期调节利润的惯用手法,与集中计提减值准备是有着异曲同功之效的。

总之,不管是大额计提减值损失,还是可能存在跨期调节利润的情况,都指向了科陆电子“将错就错”而对业绩做了一次彻底的“洗澡”,以免不利因素积累过大而导致不可控的情况发生,也就是说,这或许是为了对冲未来可能产生的“业绩爆雷”的不利影响。

对此,科陆电子是应该好好地向投资者做详细的披露与解释的。

他方占用资金或致“爆雷”另外值得注意的是,科陆电子还存在另一个可能导致“爆雷”的因素,即“高存高贷”的风险。

在前文中,科陆电子因巨额其他应收款而计提了大额减值准备,而与此相对应的是,其他应付款的金额也很大,其中包含了亿元的“往来款”,相比年初新增了%。 需要注意的是,其他应收款和其他应付款常用于关联方资金占用,而科陆电子其它应收应付金额的异常变动,其中不能排除有涉及他方资金占用的问题。 合并资产负债表也显示,公司2018年年末货币资金有亿元,如此情况说明公司的货币资金表面上看是比较充足的,而如此表面充足的货币资金也为其资金挪用打下基础。 在年报中,科陆电子披露,截止2018年年末,科陆电子的全资子公司百年金海的其他应收款余额高达亿元,所涉及资金可能被挪用作其他用途,经公司进行可回收性分析,综合判断对部分款项余额单项计提坏账准备亿元。

就年报披露内容来看,公司的做法已经间接佐证了有资金被挪作他用的可能,而这种资金的被挪作它用,能否收回就存在一定不确定性了。 大量收入“沉淀”在应收款项中,部分资金又被挪用,这使得科陆电子资金面变得紧张,而这从其负债情况就可明显看出。

2018年末,公司资产负债率在上一年%的基础上进一步增至%,负债总额高达亿元。 其中,流动负债亿元比同期流动资产亿元多出亿元,这意味着流动资产本身已不能满足偿还流动负债的需求了。 在流动负债中,有近一半是短期借款,该项2018年年末余额高达亿元,再加上亿元的长期借款,期末这两类借款金额就超过35亿元,与此同时,2018年度财务费用也高达亿元,同比增长%。 在诸多因素叠加下,凸显了科陆电子负债压力巨大,不排除因“高存高贷”问题而业绩爆雷的可能。 还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科陆电子还通过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了亿元。 不过截至2018年末,公司新能源汽车及充电网络建设与运营项目、智慧能源系统平台项目投资进度分别只有%、%。 这是否受到上述资金占用、负债率高等因素的影响,导致募投项目建设进展缓慢呢?该项资金还在科陆电子的账户中吗?最近上市公司被大股东违规占用资金的“爆雷”声音仍绕耳边,让人对上市公司关联方占用资金的“雷区”心有余悸。 诸多问题仍需要科陆电子向投资者做更详细更合理的解释,以安投资者之心。 [责编:liangshuang]免责声明:证券市场红周刊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网站所示信息出于传播之目的,不代表红周刊观点,亦无法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上一篇:庆铃携7款精品车型亮相2019重庆车展 诠释“恒者·当先” 下一篇:别让文具店成为“五毛零食”新据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