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物鼠
当前位置:宠物鼠 > 宠物美容 > 文章内容
实现“共和”秩序名实相符,有多难?
发布日期: 宠物鼠    点击率:41
   宠物美容

实现“共和”秩序名实相符,有多难?

  百年来“哲学”谬题下发生的论文、教材,一统皆是学研还“未入门”的言论及其文本。   概念、思维、逻辑、思想——这些谬题的提出,看似很有条理,但却是还未入“一元论”正题的。

对“个别与一般的关系”将“一般”确认为“更本质”——这样的论述对于后学者来讲是较费解的。

如果是“入正题”的“非本质”说法,就会变得很常识,很易懂和易学。   对于“一元论”议题,其题下的所谓“个别与一般关系”,实际上“就是”,“部分和全部关系”和“子议题与母议题关系”。 而所谓的“概念”,就是学术上标立主题的用语。

“概念”不靠谱,就是“议题”不靠谱——对此,只要把握住“语有语言,就没有学用语言提出的问题”这“一点”,就足以发现和澄清所有问题了。

是为“圣人抱一法”。   “既念”、“思维”在私人的脑子里,“逻辑”所述的也是思路历程,而“思想”也是私人的。

这说明,这四个词,都是不能适用于研讨学术问题的“学术批评用语”。   私人脑子里的概念、思维、逻辑、思想能够展示给交流对方的唯一途径,是转换成“言论”。

转换成人际交流共学通用的言论时,就把私人脑子里的一切,都带入到语言学法用法“公正题”下来正审了。 这是百年来华语学界还没有达成突破和共识的“学术问题”。

  显然,学者之间搞学术研究和交流批评活动,是不可以拿脑子里的概念、思维、逻辑、思想为批评标靶的。

因为学术批评不能许可搞“人身攻击”。

学术批评所批评的是词语、词语的句法结构关系、章法和文法。

而学术批评的“依据”,也不能叫做“价值标准”,而是必须要叫做整篇论文或整部学说的“文法结构法纲”。 这正是两千年来被华语学界遗失了的“学术常识”。   我作为精诚学研四十年的《文法语言学学说》著作权人,对学界百年来对于“一元论学说(哲学)”的研讨未入正题,是非常清楚的。

而楼主的此帖,正代表了学界百年来乱学滥用“跑题”言论,达不到“一体统观、一统总述”宏观高度的基本特征。

两千年来,读《易经》、《道德经》演生出了“道教”,继而崇拜“唯物主义”——根本就没有审查清楚过“学说由言论的学法用法构成事实”!  对于“学说”而言,不能达到纯粹研讨“公共问题”的纯度,就是还没有达到统观学研宏观高度的证据。 上述“从概念到思想”四个词,正述的全是“私货”。 而这些“私货”也不是用来售卖的,因而也不涉及“价值标准”问题。   学术议题适用语言,要把“价值标准”说法变通转换成“学术批评依据”这样的适用于学术批评议题的说法。

这样,“学术批评依据”、“文法结构法纳”、“章法结构关系”、“句法”、“词法”、“字法”等“正义学用语言”所提出的研讨“议题”,才会达成正确无误。   ——不以学用语言提出问题为初发端事实和学用语言回答问题为终端事实的“脑子”,永久不可能通过“正义”学用语言来提出“公益主题”!这是永恒无误的结论。   华语学界百年来对“一元论学说(哲学)”的研讨不能达成入门,问题就在于崇拜历史文化人物,胡乱评判人的“思想”,遗失了语言学法用法常识——根本就不能具备提出“公共文化成果传续”学术主题的能力。

  提出议题的能力不周全,也便只有跟风研讨他人提出的“谬题”这一条路可走了。

所以“主义”、“思想”,“天人合一”地瞎掰胡诌,也便是必然结果了。

  形而上下二分,在低端学研层次就把“语言的内容”歪曲解析为“事物规律”了——人间情、理、法、策被你们遗失到哪个解落里去了?  “一元论”这种“大一统学说”的公益功用,在于通情、达理、约法、筹策、议案。 可学界的约法筹策权,却从秦代以来被腌割了。 不涉“公益法策”议题,所学用的语言围着法策议题绕,非把法策议题歪曲成私人脑子里的问题不可!这是什么原因?秦代以来“被规范应用成习”的滥言,在两千多年的强制高压之下应用成习,并不再质疑了——这就叫学术腐败。   是私人脑子里的问题,那么“聪明大佬”就有权成为“导航灯”,若不是私人脑子聪明就能解决的问题,那么就只有一个解决办法是可行高效的。 这个办法是“合作法”。 这样来看“合作法”与“领导法”相比较,已优劣自见。

太常识的学术问题,就已没有批驳必要了。

  然而正是“认为没有批驳必要”的常识,被华语学界遗失了两千多年!  两千多年的分合成败周其率表明,一但权与利达成了两极分化,下一轮败落就已不可避免!  在华语文化中的“周代”,已经形成了“共和制”法策雏形,并获得过“小周国大信誉”广泛信誉。

秦统一六国后,完全打破了华人的“共和”美梦。 当前化语学界对于先秦遗存下来的经典文化著作,已经丧失了通透解析能力。

而周代至秦前的“说客”、“食客”竟言法策的学风,也便以秦代为划界,全面终止了——直到当前也没有全面恢复。 这难道不是文化实情?  在人类的话语权与话语能力不能达成对应接洽无误的“低级文明阶段”,“分合成败周期率”,就是全人类共同吸取经验教训的“娘奶”。

娘奶不足,则成长营养不足。

皇权治下成长为文化狗奴才和文化贱奴隶,是必然结果。 并且文化奴才学舌胡扯的恶作剧和文化奴隶的颂歌,还将会“绕梁三日不绝”……  “阿Q”的觉悟起来,面需要一个数十年的过程。

  “文化化人”法理,是一个“润物细无声”过程。 这个过程,得“越三代”、“出五伏”才可能实现的。 这也就是说,华语文化学术的“公益无害”、“公正无欺”、“调和无奴”境界,得至少儒要五十年的时间,并由学界精诚合作努力批评学术问题,才可能达成“批评得法”、“舆论公正”并进而实现“共和”秩序的名实相符。

上一篇:林郑月娥考察广东肇庆 望两地加强沟通对接 下一篇:2017养老金全面上调 福建最高涨幅达17.6%2017养老金上调最新消息